您好,欢迎光临 铜陵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铜陵网

 

 

搜索本版
铜陵网 铜陵论坛 铜陵新闻 银河
查看: 83|回复: 0
go

银河

Rank: 7Rank: 7Rank: 7

贴图大师勋章 最佳原创勋章 最具人气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9 16:50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打印

20世纪上半期,直到1959年古巴革命为止,哈瓦那的中国城在规模上曾经是美洲仅次于旧金山的华社,被称为“加勒比的小巴黎”。中银河华文化与西班牙文化、非洲文化相并列成为加勒比地区多元文化之一。华人是古巴除了西裔和非洲裔以外第三个重要的族群。

本文作者在哈瓦那海边“旅古华侨协助古巴独立纪念碑”前。这个纪念碑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就在华社和古巴政府的合作银河下落成,但华社等到1946年抗战胜利再正式揭幕。古巴总统拉蒙·格鲁亲自出席了隆重的揭幕典礼,充分显示了当时古巴政府对华社历史贡献的高度赞扬。

十九世纪银河末,中国在古巴的华工积极参加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武装斗争,从古巴国父马蒂的战友、古巴开国元勋之一的奎萨塔(GonzalodeQuesada)那里赢得了“没有一个中国人是逃兵;没有一个中国人是叛徒”的赞誉。所以,华裔实际上不是一般意银河义上的外来移民,而是古巴民族的一部分,他们参与了古巴国家的建立。这种积极的政治参与是海外华人世界中不多见的。它不但改变了华裔埋头挣钱万事不问的打工仔或小店银河主的刻板而平庸的形象,而且也不用靠炫耀和卖弄自己族群文化的奇异特色来博取主流社会青睐和宽容。

加西亚和吴帝胄合写的古巴华人历史,由英国著名中国历史学家班国瑞翻译成英文。这本书的封面画是吴帝胄的作品:“从长城到哈瓦那湾”。

当时哈瓦那华社以年平均两万人口左右的规模,建立了近十个拥有自己活动场所的民间社团和一个由各社团选举产生的中华总会,出版四家日报,开办四家影剧院,一个中国银行的分行(1940年为承接华裔支援抗日战争的捐款而建立),一个医院和众多个人诊所,一个养老院,有自己的中小学和幼儿园,逢年过节举办各种和中国文化或者拉美文化(例如嘉年华日)有关的庆祝活动。整个华人社区在古巴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占据的地位远远超出了它在总人口中的比重,尤其是餐饮、蔬菜和零售商业,几乎是华裔的天下。1959年古巴人口有600多万,华裔只有两万不到,却在哈瓦那市中心占据了最繁华的地段,其经济影响只逊于英美在古巴的种植园、石油提炼、电讯资本和旅馆业。

但是,自1959年古巴政局剧变以后,华社财产成为社会主义国有化的对象,华人的族群身份和文化表现也受到牵连,甚至华人作为古巴国族的一部分这个历史事实也从官方历史中消失。到了苏联解体后,古巴寻求中国的援助,对古巴华人的历史贡献逐步解禁,中国方面也逐步让公众知晓这段值得中国人骄傲的历史。

但古巴华社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至今尚未引起充分注意,这就是哈瓦那的华人墓地。

华人墓地的对联

人都有生老病死。各个文化都有自己的墓葬特色。中国人在海外谋生,很多人都有落叶归根的想法,但往往不能如愿,于是世界各地凡是有一定规模的华人立足之处,很多都有和本地主流社会有别的华社墓地。

古巴革命前华社墓地的大门

在古巴的华人最初是因为西班牙人拒绝让华人葬在他们的墓地,只得自己开辟墓园,但反而形成了结合了中国和西班牙特色的墓园文化。整个墓园像一座建筑群,很多墓莹借鉴了西班牙墓葬的形式,用大理石做棺材,精雕细刻,置于地面之上而不是埋在地下,辅之以精美的墓碑和雕刻文字及图案。一些集体的骨灰安放地看上去像一座华屋,有门楣,还有书法工整和富有内涵的对联。此外,墓园的内部安排和历史变迁还反映了华社内部的复杂关系和近百年来中古两国的政治变化,对于研究海外华人的学者和一般读者都有参考价值。

加西亚和吴帝胄带笔者在墓地参观。两人面前是一个安放华人天主教徒骨灰的房子。两位先生为本文提供多张图片,在此表示感谢。

2010年笔者去古巴调查哈瓦那华社的历史,承两位当地民间历史学家的大力帮助,前往华社墓地实地考察。这两位民间历史学家,一位是加西亚,西班牙人后裔,前古巴外交官,曾经在1967到1971年间担任驻华临时代办(行大使权力)。另一位是吴帝胄,他父亲是华裔,母亲是西班牙人。两位老人都是古巴革命的老战士,但都因为和中国的关系在上个世纪70年代受到排挤甚至开除。他们退休后把全部精力投入古巴华人史料的收集和研究,为的是恢复被当时的官方史学从民族历史中基本抹掉的华人对这个国家的贡献。

吴帝胄先生有艺术天赋,自年轻时就喜欢画画,他凭记忆用画笔复原了古巴革命前华社的部分盛况,其中包括墓葬和祭祀。

哈瓦那华社有众多社团,以家族、故乡、行业和政治派别为基础。华社的墓地很大程度上以社团为界域。

华社洪门致公堂(党)的墓地。

致公党是海外华人主要社团,奉粤军抗日将领蔡廷楷为领袖。1934年蔡廷楷发动反蒋的福建事变失败后出走美洲,曾造访哈瓦那,发动当地华社支援抗日,受到热烈欢迎。

广东中山县侨民墓葬区的入口

余氏家族的墓屋,里面供奉着骨灰盒

龙园公所的集体骨灰安放地

具有西班牙特色的个人墓茔

长期担任哈瓦那中华总会领导人的周一飞先生的西班牙风格的墓茔。墓碑顶端上有他的西班牙名“阿方索”

这张照片是一个1958年去世的华人的墓茔,墓主的相片已经被毁。他的西班牙名字是安德烈,但Asion这个名看上去有点怪。加西亚说这很可能是因为别人就叫他阿祥(音),叫惯了,就取了这个西文名字做姓。加西亚对华人文化的了解,不但让我佩服,也让这个当年在哈瓦那打拼的“安德烈?阿祥”的华人形象忽然在自己心里变得有些生动了。

哈瓦那华社墓园名称是“中华总义山”。它由华社各个社团集资修建,由华社的联合团体中华总会负责管理。墓园内既有大量的个人墓茔,也有放置集体骨灰盒的房舍。

中华总义山在古巴革命前是华社的产业,由华社专门筹款专人管理。古巴革命后被政府国有化,华人仍然在此落葬,但已经失去了所有权,于是很多地方年久失修。两位老人告诉我说,一些工人进来植树,完全不顾墓地的规则,树木长大后树根在地下扩张,将一些墓穴破坏,就像下面两张照片上的情形。上面那些照片上的墓地很多其实都是近年来情况改善后经过修缮的。

哈瓦那华社从1920年代到1960年卡斯特罗政权和中国建交,一直深受国共党争的影响。左派建立社会主义同盟,简称社盟,和国民党在古巴依靠大使馆的几个支部分庭抗礼。社盟和国民党的成员去世了都埋在中华总义山,但双方各有自己的墓地,在阴间也互不往来,敌我分明。

社会主义同盟的墓地和纪念碑

这是国民党人墓地纪念碑的上半部分。加西亚告诉我,纪念碑的顶部原来有一个国民党的党徽。文革期间,哈瓦那华社内部斗争,不但追查当年谁和国民党支部和民国大使馆有来往,而且毁坏或者完全抹掉了华社内大多数和民国历史有关的标志,例如门上、墙上、牌子上甚至家具摆设和镜子上“中华民国”的字样和孙中山的形象。这个纪念碑上的国民党标志就是那时候被砸下来的。

1959年古巴革命前,哈瓦那中华总义山是数代华人勤勤恳恳团结合作的心血结晶。尽管华社内部有各种差别、分歧甚至异见,但在维护墓园、把它作为中华文化在海外发扬光大和华人落地生根的标志这一点上还是一致的。千百个华人在这块艺术气氛浓厚的园区入土为安。1959年古巴革命后,这块墓园却成了华人坎坷历史令人唏嘘的见证。我去踏访的那天烈日炎炎,吴帝胄和加西亚两位年逾七旬的老人却不顾曝晒,在墓地徘徊,有时喃喃自语,有时摇头叹息,不时指指点点,告诉我这儿那儿过去是什么样子的,后来发生了什么所以变成几天这个样子。

西班牙人的墓地

踏访完华社墓地,两位老人又把我带到附近一个西班牙人的墓地,让我把二者做个对比。这个墓地气势不凡,埋有不少殖民地时期的名人,据说是联合国历史遗产之一。我看着这个墓地,遥想当年的中华总义山,离这番气象也不远吧?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